您现在的位置: > 心理学思考与交流 > 媒体报道 > 让爱走出梦

让爱走出梦

作者:xiongling  发布于:2015-06-20 11:57:28

此文载于:《健康博览》 2008年 第11期 作者:熊玲 机构: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所

 


       茜是一位漂亮的大四学生,因“总是不快乐”而求询。在她第21次咨询时首次释梦。我很欣慰茜对梦的领悟;我更欣喜,释梦对茜的治疗效果胜过了任何一次咨询。“让爱走出梦”是茜与我释完梦后她说出的一句话。下面是茜叙述的梦:我头一次记得这么清楚的一个梦。昨晚我梦见我和一个外国同班男同学,一起在河边玩。他在我身边跳来跳去,我也在他身边跳来跳去,玩得很开心。离我们不远处,有一中年外国女人在看河水,河里跳出一条鱼,打在女人脸上。她似乎很高兴的样子。我向一座山走去,山给我一种压抑感(我经常梦见山,给我的感觉都不好)。经过一条小路时,我看见一具男尸,好像是那位跟我玩的同学。我很害怕,心里想着该怎么样绕过有男尸的路。绕过后,我好像是向学校的教室走去,走着走着看见前面有一座新建造的房子。我进去后,看见有很多警察,他们用尺子在那里东量西量的。我感到他们正在做的事情,是跟外面那具男尸有关。这个梦对于心理咨询师来说,或许一看就明白它的含义。我并不惊讶此梦的经典之处,而是欣喜此梦对茜存有的治疗契机。我还有种感觉,对此梦的理解会是她成长的一次新转折。我决定由茜自己释梦。我想通过分析心理学的原型与象征意义,让茜学会自己与自己的潜意识(梦的语言)进行沟通。我没有让茜对梦境意象进行联想,也没让她提供梦前日常信息,我只告诉茜:“梦是一个人的内心现实;一个梦就像一幅自画像,它展示了梦者的音容笑貌;一个梦就像一篇文章或一个故事,它表达了梦者围绕一个主题所展开的思辨;它揭示了梦者内心深处的愿望或愿望压抑,或恐惧或自卑的情结,或某种价值取向或某种欲望冲动等等。”
     “梦,一幅自画像?一篇自写的文章?很有意思。我可否这样理解,梦的场景就是一幅幅画面,梦的故事描述就像在念一篇文章?每一个梦境,就是文章的一个小节?”茜若有发现地问我。我很肯定:“是的。你只需用象征含义把整个梦翻译成白话文就是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于是茜有了对自己梦的解读:
      这个梦若说成是我自写的一篇文章,主题应该是“爱情”啊。在河边我与男同学玩的情景,就是在谈情说爱嘛。但我不理解为啥他是外国的呢?
      河、水都是象征感情或爱情。鱼也是爱或性的象征。鱼迸出水面打在中年女人脸上,这是一种示爱,是亲热的行为。中年女人很接受这种爱。我不太理解中年外国女人对我意味啥?
      山,与水对应,应该是?山水相连,象征爱情关系。梦里的河水应该指女性,山应该指男性。山给我的压抑感,是说明男性给我了压抑?哦,应该说我接近异性时很有压抑,现实中我的确较排斥异性,也很少接触异性。
      山的小路上有具男尸,是跟我玩的那位同学,这不直白说明了我的爱情死了?难道说我谈情说爱,对方就会死?为什么他会死呢?绕过有男尸的小路,是说我应该回避、逃避爱情?我还不能谈情说爱?(茜分析到此时很伤感,说了很多沮丧的话)。
      学校、教室,是我学知识的地方,它们象征我的成熟和理性。那座新建造的房子,象征我的什么呢?你曾经说“想努力去掉自己不好的房子(坏我),还不如想法建造一座新房子(好我)”给我的印象很深,我也努力在这样做。我想,梦里那座新房子应该是我的一个新起点,或指我的爱情之家?房子里很多警察,象征我的理性且过分的理性,它在警告我做错了什么事,是什么事呢?用尺子量来量去,说明我心里有太多规则,说明我过分的理性对我太苛刻?……
      茜的解释我给予了认同。我请她再思考,这个梦对她的现实意义何在?再次的分析中她这样讲到:
      我觉得我在理解自己了。我也发现我一直生活在虚幻的关系里。这个梦的真相告诉我,我现实的不快乐是我内心矛盾冲突的反映。
      其实我很想谈恋爱而不敢,是心有恐惧。我有一个高中男友,一直对我很好,我对他的印象也不错。可我一直躲他。我总是回避人际交往,因为我害怕别人发现我的弱点会不喜欢我。我也只能在心里羡慕别人谈恋爱。我的个性不好,爱哭爱发脾气,害怕谈了恋爱后男友觉得我脾气坏而讨厌我,然后甩掉我。与其这样,还不如不谈爱。
      我妈妈总是对我说:“你太小气了,谁愿跟小气鬼交朋友?”妈妈也总是告诫我:“你脾气没改好之前不要谈恋爱。找男友,一定要找一个脾气好,能包容你的人。”听到这些,心里尽管不舒服却也无言以对。因为我自己都恨自己的个性,也讨厌自己的小心眼脾气。
      我意识到,是我“害怕别人讨厌自己”的这一认为在控制我,在让我不快乐。我小时候就因父母讨厌我而伤心,因他们喜欢表姐而心生嫉恨,我从小就感觉自卑和渺小。现在我很明白,其实父母一直很爱我,只是我心里总有道坎过不去似的。看来,我是生活在自我“认为”的幻象中。别人是否讨厌我,我根本不知。是我从小印刻的“你脾气真怪”“小气鬼,真讨厌”的“坏我”总在我心里说话,使我总感觉别人把我当讨厌鬼在看待。“坏我”这个词是我从你那里学来的,它的确让我看清了一些问题。原来我跟别人交往时,怕别人瞧不起我或不理我,就总想压住那个“坏我”,但又总感觉别人一眼就看出了我很讨厌的“坏我”。
      应该说,是我坚持认为的“讨厌鬼”让我不快乐。梦告诉我,我很想谈恋爱,或许,很想跟那位高中同学恋爱。但我内心的规矩太多,实际是我的担心太多,是我的“坏我”压制了我爱的欲望。我是否应该大胆承认,我很爱一个人?我要恋爱了?是否该拒绝妈妈的告诫,脾气不好我也要恋爱?是否该勇敢地对自己说:减少内心的警察,爱自己,也真正地去爱别人,让爱走出梦?
      茜对自己梦的理解是自然而到位的。她通过理解而提出的几个“是否”之问,已经显现了我所预感的她成长的新转折。

      在此,我想对茜的“爱情”梦作以补充解释(离开梦者的理论性解释):
      •茜说的“爱情”梦,更准确说是“爱情的愿望实现与幻灭”梦;
      •梦中的外国男同学,男同学是梦者喜欢的异性类型,是她所爱的阿里姆斯原型意象。外国,意旨陌生的、遥远的。所以,梦中那个男同学只能是梦者的主体的客体意象,而非现实中那个高中男友或其他。爱情,是茜的一个遥远梦想。梦中与男友的亲爱,是茜的爱情愿望的潜意识实现,补偿的是她意识对爱情缺失的渴望;
      •梦中的外国中年女人,中年意旨梦者的理性和成熟部分,外国意旨排外、陌生或遥远,代表梦者有对自我理性的排斥,揭示了梦者既接受爱恋又拒绝爱恋的矛盾心理。梦中用中年女人接纳性爱,巧妙回避了自己爱欲的羞涩,或说用隐喻“如果我像她那样成熟时也会性爱”而缓解了自己爱欲的压抑;
      •梦中的男尸,茜说是象征爱情的死亡。我想说是象征梦者性爱观念的僵化,象征梦者内心对接纳异性感情的恐惧。因为梦中几次表达的是“一具男尸”而不是“一个死人”,尸体与死人的相同意思是死了的人,不同在尸有物质、僵硬、固化之意,死有摧毁、灭亡、破坏的行为含义。再结合梦者的现实情况和缺失恋爱经历来分析,她不存在恋爱关系丧失的担忧。因此,“男尸”揭示的是她内心充满了对爱的憧憬和渴望,却害怕爱情之后又突然消失的这一恐惧心理,“男尸”所表达的深层寓意,是梦者抱住不放的那些“我不好”之观念,像一座坚固的冰山,阻止了她对爱的看法和行为,致使她只能在幻象中爱恋,和在幻想中恐惧爱情失败。
      茜对她梦最后场景的解释是深刻的,其“我内心的规则太多,制约了我的快乐,我是否该减少内心警察”是她对自己高价值的理解。
      人最具心动之时,莫过于惊现他职业价值之时。我在自恋这份快乐的同时,衷心祝愿茜成长的快乐!
      茜的梦和茜所理解的“让爱走出梦”,是带有共性的个案。我们许多人烦恼或不快乐,若说是源于人的坏脾气,不如说是源于人那敏感、多疑、自卑的个性特征,源于内心一直保留的那个“坏我”。不管基于什么让人有了坏脾气或坏我,人似乎有一种本能在驱动自己为消除“坏我”追求“好我”而努力。不幸的,这份持之以恒的努力,会蒙蔽人的双眼,使他看不清自己将整体的我完全割裂了“好我”和“坏我”两半,使他在努力驱赶“坏我”的同时,也赶走了那个“好我”。所以有人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好的,也不相信自己能够招人喜欢。
      大多数人的痛苦,就因为他们从来不谅解自己的“坏”而一直生活在否认中。就像茜一样,他们没有意识到是自己在用“别人不会接受我,别人会讨厌我”投射性认同“自己不接受自己,自己讨厌自己”的内心感受。
      要走出痛苦,必须是自愿向新的领域开放自我,能够不带审判地观察自己,了解自己是否在用苛刻、剥削自己的方式惩处自己的“坏我”。本来那个“坏我”是你心灵的一部分,你若讨厌它、批斗它,它也会恨你、跟你斗。你若认同它、善待它,它会被你的宽容感化而成为你的朋友。只有是朋友才会对人有所助益呵!走出痛苦的根本,是善于整合自己内心不同的“自我”,能接纳自己内心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,你将拥有自己平静、和谐的内心世界。
      让爱走出梦,意味着能解除“坏我”标签的枷锁,意味着首先能爱自己,爱自己的优势也爱自己的弱点,能爱自己的情绪和脾气。然后能够向亲人、朋友表达自己爱自己的感受,能够敢于爱爱情、爱亲人和身边的朋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