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心理学思考与交流 > 情感美文 > 熊玲:电视剧《离婚律师》的人格面具

熊玲:电视剧《离婚律师》的人格面具

作者:xiongling  发布于:2015-06-20 09:17:47

    

 

    我从网上连看了已热播过的电视剧《离婚律师》,个人感觉是国内比较有看头的一部剧,诙谐有趣,有内容和意义。之所以写《离婚律师》的人格面具,是因该剧反应的是人们最普通的婚姻生活,而透过普通的婚姻,可窥见人的面面人格,以及各形态的婚配模式。

 人格面具是心理学常用的词,中性的,它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人格结构中。有些人格面具是人能意识的,比如阳奉阴违;有些人格面具深埋在人的内心,是无意识的,比如老好人。无论是意识还是无意识的人格面具,都有优劣之别,即有些人格面具很常态很柔韧,有些人格面具很变态很幼稚。

 实际上,小说影视里的人物都是作者人格面具的外化。但如果是被热捧或被广泛认可的作品,那它亦反映了现实中普遍存在的人性特质。《离婚律师》里人物及其婚配关系,呈现了许多鲜明而隐匿的人格面具,下面从几对主角谈起。

 

 

 

 (1)池海东与罗鹂,优势拼凑的完美组合。他们代表了剧作者的理想面具。

 

 

·池海东律师。池海东有许多理想面具的特质:英俊,睿智,高社会身份,特立独行,正直,单纯,包容,情感专一。这些特质不一定令男人倾慕,但肯定是女人心中的最爱。他拥有事业与财富的成就,以自己的能力实现着-自我价值。可上帝并未视他为完美宠儿,给他的情感之路无情地设下了妖魔怪兽:婚姻史上,岳群是袭击他男人尊严的一个怪兽,友情关系上,潘小刚是他背后捅刀的白眼狼。最让他始料未及的,是他对情感的自信与优越感,连同他完美的婚姻,顷刻间被岳群这样的小三(也可以说被焦艳艳的背叛)摧毁,从此,他对情感的激情悄然退去,对婚姻的自信保持了冷却。

 但即便这样,池海东身上的理想面具仍在,他依旧是讨女人喜欢、追求的对象。

 他生命中的两个女人:一个简单、犹如花瓶的焦艳艳,一个丰富、有才华的罗鹂,两类截然不同的异性,能够吸引他也能被他所吸引,这本身就体现了他的完美性,他是女人心中理想客体的外化。而他最终能摄取才貌双全的萝鹂的芳心,并非他的地位和财富,恰是他的理想面具——正直,纯真,甚至带有懦弱的宽厚。

 池海东还有一个暖男面具。这个面具的特点是高大、成熟、刚柔兼具,听说韩剧里的都敏俊,国内剧的池海东,是暖男的代表人。他们是现代女性,尤其是小女生所崇拜或择偶的理想对象。从“暖男”的定义就看出,暖男是一个理想,一个慈父象征。这样的理想男人,仅活在我们的心目中,但也可以尽情地把“理想男人”投放给作品的人物身上。暖男作为一个完美面具,我们在都敏俊和池海东身上,看到了女人最深的需要。

 ·罗鹂律师。罗鹂代表幸运儿面具,但跟池海东一样,也是作者的理想面具。辛运儿的特点是聪慧、活泼可爱、受宠、特立独行,遭遇风险也能化险为夷、峰回路转。这些特质,看上去已倾完美,但罗骊还有胜过池海东的理想面具,就是她的超级自信、敢爱敢恨、真实直接。或许正是罗鹂这些池所缺乏的特质,才重新点燃了池海东已淡漠的情感世界,重新升起了他已冷却的婚姻自信。

  有个90后的网络女作者(忘了她的名字 ),在《非你莫属》舞台上对徐志摩的几段婚恋(徐的5个异性)的解读,赢得了观众的喝彩与认同,她最后扬言“一切不以婚姻为目的的爱情,都是耍流氓”也惹得大家开怀大笑。这句话,很适合概括罗鹂的情感态度,她就是这样看待婚姻的,也是这样对待池海东的。

幸运儿面具,约等于人类的完美化身,她是我们每个人心中的渴望。但女人的完美却是一把双刃剑,它对男人具备吸引的同时是有杀伤性的。通过罗鹂我们证实了这样一个道理,她之所以是剩女,之所以被业界泰斗律师吴文辉深爱或伤害,之所以被暖男池海东冷拒,又之所以能征服池海东…皆因她的完美面具。

罗鹂就够理想型了,最后她与理想型的池海东结合,这像是天造地设的完美婚配。他们是否能完美到永远,我们只能幻想会的。

正因为现实有残缺,我们才渴望完美。更大程度上,幻想以及写作或欣赏作品,似乎才可能足够好地满足内心渴望,或叫补偿现实的缺憾。

 

 

 

 (2)汤美玉与曹乾坤,完美的现实组合。他们是剧作者超现实人格面具的外化。

 

 

  ·汤美玉的面具是万里挑一。这是她周围的亲朋好友赋予她的面具,也是别人在她身上投射出的一个完美意象。这样的万里挑一,只存在她愿否挑上别人。

  ·曹乾坤代表草寇英雄面具。这个面具下藏匿的是早期“家境贫穷-不公平所生的嫉妒”,但它发展出了良好的面具特征:自信,自强,执着,忍耐,担当。他能在大学时,从众多强敌中“抢到”汤美玉,直到娶进门,可见曹乾坤深怀只有强者具备的征服力。

   万里挑一的汤美玉能挑上曹乾坤,是“王子与灰姑娘”错位版本的神奇结合。或者说,骄傲的公主能下嫁草寇,那本身说明能征服骄傲的不在身份而在于本事。曹乾坤确有两大本事:为人真实,为婚姻忠实,凭这两本事他成就了他婚姻的神话。

 他两,是对婚姻“最好是门当户对”的颠覆。婚后他们本来是相知相爱,相互信任的。中途,曹乾坤却稀里糊涂、被动“出轨”了,弄得他们差一点离婚。这出戏,不知编导想传达什么,是想对“门不当户不对”的结合一个打击,还是怀念“门当户对”更好,还是说没有什么“配对”是靠谱,凡是婚姻都免不了有人要出轨?

 他们也堪称幸运的配对,连“彩票千万大奖”也侥幸降落在他们的宝贝儿子手上;就连他们关系中出现的不幸“劫难”,也是有惊无险。不过,这个完美组合的婚姻所遭的“一劫”,像是在表达,世上没有完美的婚姻,又像在说明,完美的婚姻是需要付出痛苦或代价的。而如果一定得出个什么劫坎,那也一定是出轨这样的背叛。这是否又说明,背叛是人性中最不能忍的痛?如果是,那么它折射了像母婴共生般的依恋需要,才是人们心里最柔软之处。

 曹乾坤虽有骨子里的自卑、懦弱,但他具有的真诚、担当,足够说明他才是婚姻中令女人那最柔软处感觉温馨和安全的男人。

 所以汤与曹的婚姻是完美的。他们体现了所有婚姻生活的可能性:很传统也很浪漫,很激情也很凡俗,很现实又不太现实,最终还是超越了现实的最实际的婚配。

 

 

 (3)焦艳艳与岳群,分裂的现实组合。这是剧作者幼稚化人格面具的外化。

 

 

   

   我们每个成人身上都有儿童或幼稚的一面。区别在于是可爱或常态的,还是讨厌或病理的。焦艳艳和岳群,让我们见识了什么叫病理性的人格面具。

焦艳艳的面具是受虐和自恋,岳群的面具是施虐和自恋,他们的婚配堪称病理性的绝配。这两个面具有着典型的共同点:偏执,依赖,嫉妒,人际无边界,敏感多疑,情绪化。有这样特质的人,像是柔弱的婴儿,极度渴求他人的保护和爱,且是无条件的爱。这样的“婴儿”在亲密关系中,一旦敏感有被拒绝,或有分离迹象,哪怕是观念冲突,或对方因工作而晚回家,他们也会有被忽视的恼怒,甚至有被抛弃的恐惧和羞辱感。

岳群对焦艳艳的每一次施虐,都是他婴儿似自恋暴怒下的发作。而焦艳艳,之所以每一次能忍受,或原谅岳群的施虐,也缘由她的弱者或受虐者身份,这些身份是无意识的,但决定了她有婴儿似自恋需求,她必须依赖岳群对她的情感依赖,她才会感觉自己是重要的是被爱的。

两个病理性自恋的儿童走进婚姻,注定了有分裂样的冲突。现实中很多婚姻矛盾、家庭暴力,其实就是岳群和焦艳艳似的人组成的婚姻结果。

 

 

(4)罗骊的父母亲, 中国特色的传统婚配

 

 

 

 罗父亲的面具是耙耳朵,这个面具听起来有点刺耳,但有“难得糊涂”的内涵。无论男女,人们对“耙耳朵”的看待历经了变迁,最早是鄙视的,渐渐予以了褒义,认为有对“婚姻稳定”之效。中国传统男人有两类典型,一类是大男子主义,一类是耙耳朵。罗父亲属于后者,且是那种包容女人任性的“耙”。他身上还有现代暖男的面具:温柔,择善固执,执意自我兴趣。综合这些特质,罗父亲在婚姻里是能够自我满足,也能给对方满足的中国传统男人。

 罗母亲李春华的面具是虚荣。这个面具的主要特质是爱面子(其实就是自恋)、炫耀、很自我也很自卑。电视剧把罗母的虚荣弄得太夸张,看着让人起鸡皮疙瘩。现实地说,虚荣是人的基本属性之一,女人的虚荣更是常态,只要不太过分不夸张,虚荣是实现我们价值存在的动力所在。记得电视剧《傻春》中傻春的母亲说过一句话:虚荣咋啦,我就是靠虚荣才使我这一生活得这么风光。

 只是虚荣的李春华,面对耙耳朵的罗父亲,她会有内心深处的鄙视和失落。因为她也属中国传统型女人,传统女人的虚荣在很大程度上,是靠男人的高大全而实现的。

 

 有人说“猫喜欢吃鱼,但不会下水;鱼喜欢吃蚯蚓,但不会上岸…为什么上帝给你很多诱惑,却又不让你得到”?翻译过来,是想说人这一生是美丽而残缺的。《离婚律师》隐含弥补这一缺憾的企图,他所塑造的池海东和罗骊,正符合人们内心那个理想自我,他们绝配地“填充”了我们在关系中的自身不足。

现实的残缺,我们何尚不是以理想化投射在弥补呢。每个人在实际生活中,几乎是以相似和互补,即认同或投射进行人际交往,才形成了亲密关系的“连接-分离-连接,或分离-连接-分离”的无限循环。而影视作品在更高意义上,体现了我们对优秀人格面具的向往,也充分自由的满足了我们(每个观众)内在人格的投射与认同的需要。

 总之,该剧的基调是正义胜过歪曲,善美大过私利。换种说法,该剧使用的人格面具是阳光、悦纳的正面,远多于阴郁、纠结的负面。该剧很喜剧的几点足可证明此结论:一堆离婚律师几乎都是离婚者,两个主角的离婚律师在打离婚官司中,走向的是反目标“撮合婚姻”;更离谱的一次,是以隆重的离婚典礼撮合了一对(董大海和苗景秀)分手的婚姻。然而,喜剧恰是人类调节苦难的最高方式。说专业点,喜剧是悲情的面具,从远古人们舞蹈时用的丰富面具,就看出人类天生具有娱乐自己,和应对恐惧不安的防御能力。所以,面具是现代喜剧的原型。也所以,该剧带有戏剧性的幽默,正是一种高雅的人格面具,因它能使人在开怀大笑中消解N多人生的无奈;该剧的拯救情结,不妨说也是一种常态优质的人格面具,因它能陶冶人的性情,满足人们正义、向善的价值需求。

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   熊 玲   2014.9.16

 

 

熊玲相关文章:

心理医生谈日常生活中负性情绪的处理

自由选择的痛苦与神经症人格冲突

她为什么一见陌生男性就脸红

人际嫉妒与早期亲子依恋缺损

感悟四季与心理障

怎么思维怎么活

真实与谎言的对话

谁让你不快乐

病着的健康人

害怕说“不”的心结

希望的陷阱

借着控制,你觉察了什么

感言如果

理解与不解

小是大,薄是厚

心愿会伤人吗

 

|关于我们 |在线咨询|就诊预约|